55岁的宋祖英罕见现身老了也掩不住气质!新造型焕发出女人味
发布日期:2022-09-03 05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55岁的宋祖英罕见现身活动,老了也掩不住气质,新造型焕发出十足女人味,满身高贵气质。

  非常低调、朴质的宋祖英近日现身活动的照片流出,可以看出岁月在她身上留下了超乎旁人的高贵气质,非常让人羡慕。

  宋祖英虽然如今年龄大了,脸上也有一些皱纹的痕迹,但是对于50多岁的人来说,保养得这么好已经非常难得了。这位曾荣登24次舞台的“民歌天后”宋祖英,她传奇的人生可谓是有苦有乐。

  “相声大师”郭德纲曾说过这样的话:“这是老天爷赏饭吃!”而宋祖英的歌喉正如郭德纲所说,上天没能赐予她圆满的家庭,但却给予她完美的嗓音。湘西和湖南出了个宋祖英,是湘西和湖南极为自豪的事。

  祖英出生在湖南湘西古丈县岩头寨乡,我们那里把“岩”读“矮”,“岩头”就喊“矮头”。宋祖英就是从这栋小木屋里走出来的。

  小木屋很朴素,宋祖英很朴素,宋祖英一家人,都很朴素。她有一颗朴素的心灵的人,再朴素都是美和高贵的。小木屋的确是小,一个堂屋,两个火塘,三根柱头,四扇牌坊,很不起眼。

  风吹的痕迹,雨洗的痕迹,日晒的痕迹,霜冻的痕迹,都留在了墙壁上,一丝丝,一线线,全是岁月。岁月老了,岁月的皱纹刻在了墙壁上和木纹里。可岁月再老,也比我们年轻。岁月的记性,比我们都好。

  1985年9月,宋祖英考入中央民族学院音舞系,在大学里,宋祖英没有谈过恋爱,但常常跟在谈恋爱的室友旁边充当“电灯泡”。她的大学室友说,宋祖英是她们班上最小的,印象中看不出宋祖英寒酸,倒是整天见她笑眯眯的。但有一次见到宋祖英穿着的一条黑裤子开了一个叉,宋祖英悄悄地用线缝好继续穿它。宋祖英出名以后,还保持着这个朴素的作风。

  有一回,宋祖英郭达等人去湖南参加中央电视台“诞辰100周年”晚会的拍摄,其间宋祖英做东请郭达等北京一行的演员吃饭,结束时郭达走在后边,听见宋祖英嘱咐服务员将剩下的饭菜打包,郭达很感动,说:“恐怕不能说小宋缺钱,还是苗家纯朴的民风,善良节俭的美德给她打下的烙印太深了,使她能在物欲横流的现世轻松超凡脱俗。”

  据宋祖英圈子里的好友郭达说,宋祖英是一个无心的人,经常“朴实”得骇人听闻,曾经有个朋友给她讲了一个笑话,说是“一个穷人发誓当了皇帝以后,要一手拿柿子饼,一手拿馒头,想吃什么就吃什么”。旁人大笑,宋祖英则认真地问道:“为什么?是不是因为柿子饼贵。”

  要知道,宋祖英的早年生活是非常艰苦的,她的亲生父亲从小就患有肺结核,根本无法下地做农活,家里只有奶奶和母亲做活,养活全家人,她爷爷死得早,全家挤住在一个十分简陋的小木屋里。10岁左右,她父亲因病去世了。

  她的母亲是一个要强的人,不想女儿一辈子做乡下村姑,硬是咬着牙供宋祖英上学。她把宋祖英送进入了当时乡里面办的岩头寨学校,在那里,宋祖英一边做着农活,一边上学,从小学一直读到了初中。让我们一起看看宋祖英和慈祥母亲的罕见合影照。

  “宋佳玲”这个名字才迅速蹿红,于是便有网友称,宋祖英的妹妹宋佳玲要比姐姐更漂亮。

  宋祖英曾经说:“我喜欢逛街,是否名牌无所谓,也许有那么一两件。我的鞋子都不是名牌,很多衣服也很便宜。”

  生活中的宋祖英衣着比较随意,想穿什么就穿什么,自己忙时稀里糊涂地就出去了,可能穿的衣服颜色哪儿不挨哪儿。有时候心情好的话,会挑衣服怎么搭配颜色,好好地把自己打扮一番才出去。在家里不化妆,但出门还是会化点淡妆。“在家里是原原本本的宋祖英,就跟平常百姓过日子一样。好看的都在台上给别人看了。”宋祖英说。

  邹友开中央电视台原文艺中心主任、著名电视节目策划人、词作家邹友开披露说:“我认识宋祖英,大约是在1989年秋天。当时我除了主抓春节晚会工作,还抓了文艺栏目《中国风》。《中国风》栏目的定位是前卫、时尚。有段时间,《中国风》一直想找个歌唱得好、人又长得靓丽的女歌手,但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找着。一天中午,文艺部一位名叫张凯华的导演向我推荐说,湖南湘西农村来了一位歌手,叫宋祖英,20多岁,不错。我们喊她来试试看。第二天上午,宋祖英来了,她看上去很羞涩、朴实,头上扎着两根小辫,说话不多,完全是一个农村女学生的样子。宋祖英试唱了《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》。没想到,宋祖英镜头感很好,她音色甜美,台风也不错,一次性过了关。”

  但宋祖英朴实的形象让邹友开记住了。1990年春节晚会,邹友开和晚会总导演黄一鹤就商定让宋祖英独唱《小背篓》,央视领导同意了邹友开和黄一鹤的方案。

  邹友开回忆说:“彩排时,宋祖英很努力。那时,她没有汽车,没有手机,住地离中央电视台很远。她天天坐地铁,乘公交车,从不迟到。结果宋祖英不负重望,《小背篓》一夜走红。”

  1991年《节日夜晚》、1992年《等你来》、1993年《除夕三喜》、1994年《长大后我成了你》、1995年《辣妹子》、1996年《兵哥哥》、1997年《线年《好日子》……

  “我不爱接受采访,一是我心态比较平和,不大喜欢打破平静的生活,再就是我属于比较‘懒’又比较忙的一种人,还有嘛,就是我这个人不太善于表达。”

  “人家说我漂亮,那是化妆出来的,这点我特别明白。我觉得一个演员的美是综合的,不是具体体现在她的眼睛、鼻子有多漂亮,而是综合表现在她的修养、气质、学识包括歌曲等很多方面。因为外表的美会随着青春的消逝而黯淡,而内在的美才是永恒的。其实生活中我的穿着是很随意的,很少刻意打扮自己。但演出服的挑选我绝对是在意的,比如面料、款式、风格上既要有现代性又不失民族性,总体上应该端庄大方。毕竟我面对的是全国的观众,观众朋友喜欢我的歌,我更应该以最好的形象出现在他们面前。”

  她自嘲:“我就是唱歌不迷糊,其他都差不多。几个好朋友说,我特别蠢,就是纯洁的纯说成愚蠢的蠢。”